在偏见与歧视中做贡献:美国华人为医护人员采购物资

家住新泽西州蒙特维尔市的急诊科医生彼得·李在微信上发的一条急需医疗物资的信息得到了回应。
家住新泽西州蒙特维尔市的急诊科医生彼得·李在微信上发的一条急需医疗物资的信息得到了回应。

上个月,家住新泽西州蒙特维尔的急诊科医生彼得·李求助于社交媒体应用微信时,情绪几近崩溃。他受到了各方面的困扰。在工作中,他要时刻避免暴露于新型冠状病。在家里,他担心感染怀孕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在日常生活中,他突然面对着一种针对华裔美国人的新偏见。“比如把这种病毒称为‘中国病毒’的言论,会给像我这样的人带来影响,”34岁的李大夫说,他的父亲1986年从北京来纽约州奥尔巴尼市时,口袋里只有60美元。“这种言论助长了对我们这些人的某种偏见。”

但他3月20日在微信上发布的帖子是关于他和同事们面临的最迫在眉睫的危险:缺乏个人防护器材,尤其是口罩和防护服。
三天后,李大夫孤注一掷的恳求得到了回应。离蒙特维尔约30公里的蜜尔本华人协会的会员看到了他的帖子,并采取了行动,他们筹集到了五万多美元,从一家在皇后区有仓库的中国公司那里得到了一万个口罩、防护服和其他器材。它们分发给了李大夫的雇主和其他一些机构。

新泽西州的一个华裔社团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就筹集到了五万多美元,为当地医务人员采购了数千个口罩。
新泽西州的一个华裔社团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就筹集到了五万多美元,为当地医务人员采购了数千个口罩。

与此同时,纽约州的长岛华人协会给三家医院送了一万多个口罩,并给纽约的上门护理服务中心送了近8000个医用口罩。
在纽约州和新泽西州各地,即使在面临种族主义言论,有时甚至是人身攻击的时候,来自美国华人社区的小群体正在团结起来,为这个国家抗击新冠病毒大流行做贡献。他们主要在微信上建立起庞大网络,调动在美中两国的关系,为有需求的医护人员采购物资。一些采购的物资直接来自中国,来自上海大胜这样的企业。个别公司要求批量发货,这对一个地方组织来说可能数量太大、需要的钱太多,但通过微信与多个组织建立联系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蜜尔本华人协会发言人吴婷舟(音)说。“我们在微信上说,‘咱们聊聊。你们想一起买吗?’”她说。许多华裔美国人喜欢用微信,因为他们在中国的朋友和亲戚也使用这个应用程序。哥伦比亚大学研究亚裔美国人及其历史的教授艾明如说,用微信组织起来的做法并不特别。

“总的来说,这个社区本身很有组织性,”她说。“华人有各种各样的协会,有些是基于职业,有些是基于在中国的祖籍,”她说。“有建立关系的历史,也有在问题出现时凝聚起来的历史。”纽约的亚美医师协会拥有1000多名会员,今年1月以来,这个组织已筹集到近25万美元的资金,预计本月将把八万个N95口罩送到纽约的医院。罗格斯大学的一些华裔教授为支持新不伦瑞克市的一家医院筹集了1.2万美元,并弄到4000多个口罩。帕西帕尼的一个教会向医院捐赠了数千个口罩,甚至还向当地的加油站捐赠了口罩,因为按照当地法律,必须由加油站的工作人员给车加油。沈彤是天安门广场大屠杀时代的异见人士,现住曼哈顿,是一名作家和影响力投资人。他利用自己在Facebook上的各种朋友圈——包括“火人节”和“占领华尔街”筹集资金,寻找供应商。例如,他的大学校友群迄今已筹集了约十万美元,先是为帮助中国,现在是为帮助美国。这个群向位于布鲁克林的纽约州立大学唐斯泰特医学中心、曼哈顿的勒诺克斯山和其他市立医院捐赠了医疗物资。“我们用这笔钱很快发放了一万多个口罩,”他说。沈彤指出,捐款者中既有美国公民,也有中国公民,但许多中国公司不想让人知道它们的名字。“其中一个原因是合规和FDA认证问题,它们可能没有,”他说。

詹姆斯·斯坦纳(James Steiner)在纽约瓦利斯特里姆替沈彤代收了一箱N95口罩,后者正在帮助将口罩分发给医院和医护人员。
詹姆斯·斯坦纳在纽约瓦利斯特里姆替沈彤代收了一箱N95口罩,后者正在帮助将口罩分发给医院和医护人员。
存放在这个仓库里的N95口罩正等着运往纽约市。
存放在这个仓库里的N95口罩正等着运往纽约市。 

包括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马云和蔡崇信的私人基金会在内的工商界领袖基金会最近承诺,送给纽约州100万个医用口罩和100万个N95口罩。上周末,蔡崇信夫妇基金会与中国政府协调,把1000台呼吸机空运到了纽约的肯尼迪国际机场。喜玛拉雅资本董事长李录也带头大笔捐款,华裔美国人精英组织“百人会”募集到了100万美元。慷慨解囊很不错。但沈彤指出,草根层次的小群体和个人的努力已产生了显著且立竿见影的效果。

“在一名受过训练的社会学者眼里,大型机构在快速响应上的无能令人惊讶,而意气相投、关系密切的小群体的情况则恰恰相反,”沈彤说。“也许我是新移民,但我对这种临时安排努力的重要性有信心。”自从蜜尔本华人协会行动起来后,已有八家医院向该协会寻求帮助。据最新统计,该协会的约100名志愿者已筛选了近50家中国的口罩制造商和其他防护装备制造商。
“我们的志愿者可以在一秒钟内分辨别出哪些是假哪些是真,”蜜尔本华人协会的另一位发言人玛丽亚·吴说。一旦医院签署不追纠责任书,它们就可以拿到口罩。
蜜尔本华人协会预计在4月中寻时将直接从中国收到至少5000个口罩和650件防护服。“我们需要站出来,为那些保护我们的人做点什么,以保护他们,”玛丽亚·吴说。“这一直是这个社区的共识。”尤其是因为这些人中还有人要在一线工作中应对歧视。

“已经发生过几起针对亚洲人的袭击,患者看到华人医生时非常小心翼翼,”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蒂施医院脑神经科医生傅全孝说,他也是亚美医师协会的会员。虽然傅全孝感染了新冠病毒,目前正在新泽西州阿尔帕因的家中隔离康复,但他说,自己渴望重返医院。“如果我现在就能返回医院的话,我会这样做,”他说。“我唯一担心的是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哥伦比亚大学的艾明如说,有傅全孝这样的态度的人是大多数。她说,某些人对华裔美国人的偏见并不能阻止这个社区为结束这场危机做贡献,她说。“希望人们看到华人组织正在做的事情时,能改变一些歧视的看法。”李大夫也希望如此。“我希望人们能明白,美国华人社区对美国生活有很强的归属感,”他说。“虽然我们生为华人,但我们内心是美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