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五分钟统计十年来最受欢迎的名字

腾讯五分钟统计图

如果你在2010年代初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叫Freya或是Theo,那么不好意思。你也许花了很多心思和精力来寻找一个经典但小众、悠久但独特的名字。在10年前,Freya和Theo的确是你想要的那种。自二战以来,Theo就没有在社会保障署发布的美国最受欢迎的1000个婴儿名字的官方名单上出现过。而Freya这个北欧神话中代表爱、美和生育的女神,则从未上榜。但现在,Theo在这份美国的官方名单上位列第243位,2018年有超过1500个男婴使用了这个名字。而Freya则排在第266位,同年有超过1200个女婴使用了这个名字。除非出现一场致命的风暴或是令人发指的罪犯使用这两个名字,可以想见未来数年叫做Freya和Theo的婴儿将会塞满托儿所。是什么让这两个名字在过去十年成为闪亮的明星,而其他数千个名字则无人问津?为了搞清楚2010年代父母给孩子起名的趋势,我们分析了超过500个名字——这些名字位列2018年最受欢迎的1000个名字,但没有在2008年的名单上出现。以下是我们发现的一些趋势。

老派名字的创新

命名趋势的主要原则之一,是每一代父母都需要重塑婴儿的姓名,这一原则在给孩子起老派名字的风潮中仍然适用——如今父母的父母那一代会发掘出Jessica和Joshua、Amanda和Jacob这样的名字来在像John和Mary这样的老式名字和像Jodi和Troy这样新奇的玩意间取得平衡。
在过去十年间,千禧一代的父母们不得不挖得更深,才能找到让人感到新鲜的经典名字。前1000个最受欢迎的名字中包括这样一些新奇的老名字:Willa和Wallace、Margot和Otis、Leona和Lionel。Harvey也上榜了,但我们觉得它不会坚持太久。此类名字包括:Dorothy、Eloise、Florence、Pearl、Thea、Clyde、Ira、Lionel、Otto、Wallace。

简写的名字这种给婴儿取古色古香昵称的潮流始于英国,在那里,诸如Evie、Elsie、Alfie和Freddie这样复古的简写都位列目前最受欢迎的25个名字之列。甚至哈里王子和夫人梅根新诞生的小王子也挑选了Archie,而非Archibald和Archer。美国的父母们在过去10年也纷纷效仿,包括Hattie、Rosie、Hank和Mack这样的复古昵称就出现在了最近的前1000个名字榜单中。

此类名字包括:Belle、Hattie、Mae、Millie、Rosie、Gus、Hank、Louie、Mack、Zeke。神灵的名字

赋予婴儿来自于神话、传说和宗教的古老名字是过去十年最显著、也最令人惊讶的趋势。包括《饥饿的游戏》、HBO剧集《罗马》在内的作品对这种趋势有影响作用。像Freja这样变得越来越流行的与神话有关的名字包括Calliope,这是希腊神话中掌管史诗的缪斯,以及Titan,不朽的巨人。此外,与圣经有关的名字也变得受欢迎,比如Cain和Jaziel,前者是古兰经里的玛丽亚,后者是荷马史诗中的阿喀琉斯。此类名字包括:Aurelia、Calliope、Freya、Maryam、Rhea、Amos、Apollo、Cain、Magnus、Titan。

独特的名人名字

自1936年电影中一个带着酒窝的小女孩使Shirley这个名字变得流行以来,父母们就开始给孩子取名人的名字。如今,父母们一般不会给孩子们取太过常见或太过困难的名人名字,而会选择一些具有独特性的名人名字,比如Saoirse(女演员西尔莎·罗南的名字)、Idris(男演员伊德瑞萨·艾尔巴)、Saint(卡戴珊的儿子)都进入了最受欢迎的前1000名榜单。在某种程度上,给孩子取已去世名人的名字也是一种趋势。佐伊·索尔达娜(Zoe Saldana)的儿子叫Bowie(歌手大卫·鲍依),玛丽亚·凯莉(Mariah Carey)的女儿叫Marilyn(梦露)。此外,一些老派的科学界(Edison)、文学界(Anais)、运动界(Landry)、音乐界(Lennon)和政界(Nixon和Thatcher)名人的名字也有所复兴。此类名字包括:Adele、Liv、Maisie、Octavia、Saoirse、Axl、Idris、Keanu、Legend、Tatum。

与流行文化相关的名字2006年,还没有人使用Kylo这个名字,但自《星球大战》中出现这一角色以来,Kylo已窜升到2016年最受欢迎的1000个名字榜单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