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清华毕业故事   白蕊:8篇CNS,清华带给..

我的清华毕业故事 白蕊:8篇CNS,清华带给..

时间:2020-03-18 22:2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本文标题:《我的清华毕业故事 | 白蕊:8篇CNS,清华带给我挑战世界级难题的自信》

再见清华,你是我一生的骄傲。 白蕊 白蕊,女,中共党员,生命科学学院博士生,师从施一公教授,博士期间的课题是利用结构生物学的手段来探究RNA剪接的分子机理。攻读博士期间,发表高水平研究论文8篇,其中5篇发表于《科学》期刊(影响因子:41.037),3篇发表于《细胞》期刊(影响因子:36.216),引用次数600余次。2018年清华大学研究生特等奖学金获得者,入选由中国科协评选的2018年度“未来女科学家计划”全国5人名单,并获得国家奖学金两次、“未来学者”奖学金等殊荣。博士四年毕业,获得清华大学优秀毕业论文、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生和北京市优秀毕业生等荣誉。后赴西湖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 ✿ 在清华园的四年里,经历了科研生活的孤独、艰辛与煎熬,更感受到了科研中的兴奋、热爱与坚持的意义。清华带给了我挑战世界级难题的自信,战胜科研中满路荆棘的勇气,担当起建设科技强国的使命。感谢在清华遇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最后我想感谢在这个园子里磨练出的那个永不放弃的、倔强的自己。 回首在清华攻读博士的四年里,曾经的荣耀在记忆里渐渐淡去,但是那些艰辛的时刻却历历在目。我的博士生涯,从被清华拒绝开始的。 2014年,我参加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暑期夏令营,带着本科专业排名第一的优越感,带着北大与中科院的offer,觉得自己可以轻轻松松通过清华的面试。然而,我被清华拒掉了。经过暑假的反思,我意识到自己对专业知识理解的狭隘与不足。学知识并非是为了考试,而是能真正做到学以致用。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我拒绝了手上拿到的所有拟录取通知书,决心与清华“死磕到底”,当时就只有一个想法,就算推免失败,考也要考到清华。在9月的推免面试中,有位面试老师问我:“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没参加暑期的夏令营面试呀?”“我参加了,我没过……”我略带尴尬回答了老师的疑问。其他老师笑着问:“那你觉得这次能过吗?”我当时一头雾水,“这……这……这你们说了才算……”最终,我通过了面试,终于拿到了清华大学直博生的拟录取通知书。在博士入学之前,我有幸在施一公教授实验室开展毕业设计。初来乍到的我,被施老师实验室高速、高效的工作模式所震撼。在这样的环境里学习,我既激动又倍感压力。但压力即是动力,不到半年,我不仅完全适应了实验室的工作模式,而且还成为了课题组的骨干成员,从此踏上了研究剪接体结构与机理的征途。 白蕊在实验室 我博士期间的起步,并不顺利。从入学开始的3个月里,除了上课,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室度过。由于课题的竞争激烈,师姐和我赶工加点,熬夜连轴转成了家常便饭。就在12月底一个普通的雾霾天,连续三天三夜的工作结束了,我开心的回到宿舍准备大睡一觉,却发现腿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些疼。后来,腿上的斑块越来越多,直到被确诊为患了自身免疫病。那段时间,我突然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怀疑自己的努力,觉得一切都不值得,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垮了,甚至开始想到了退学。在我最难过、最失落、最想放弃的时候,我的师姐不厌其烦地开导我、支持我、鼓励我。我渐渐意识到,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意识到要提高实验的效率与成功率,节省出的时间用来休息,才会可持续发展;这样的另一个优势就是,提高了国际竞争力。我的身体开始慢慢好转,课题也开始步入正轨,但是激素治疗使得我再也回不到从前的体重了。就在与疾病和课题斗争的过程中,我以共同第一作者的身份发表了人生中第一篇Science,准确的说是同一期发表了两篇“背靠背”的Science文章。好多人恭喜我、羡慕我能在博士一年级结束的时候,就解决了毕业压力,一下子就发表两篇了CNS。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付出的心血、我经历的煎熬,只有自己有知道。 2017年5月一个平常的晚上,我和往常一样在实验室里提取剪接体。师姐万蕊雪匆匆忙忙找到我:“施老师发的邮件你看到了吗?我们被对手抢发了!”这是我人生经历的第一次被抢发事件。在生物学领域,被竞争对手抢发,就意味着你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前功尽弃,你的研究成果瞬间变得不再重要,至少失去了一大半的价值。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当然也不想相信这个事实。当我回过神来,去仔细研读对手的文章后,变得更加失落,他们的结构分辨率虽然没我们高,但是那些重大的发现却都在文章中体现了,我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那天晚上,我彻夜难眠,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被抢发,更主要的是在想接下来课题该怎么往前走。悲伤、难过、失落、生气,现在回想起来,我依旧还会陷入到这样的情绪中。但是当时的我却很快地走出来了。其实也没有什么想通想不通,就是“人活一口气”的感觉,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没有太多的时间悲伤、难过和埋怨,作为这个课题的主导者,我能做的就是担起责任,继续攻关。一年之后,我们的课题取得了重大进展,我们团队攻克了世界上最大、最复杂的剪接体结构,我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Science上发表了这个重大的研究成果,这也是我们实验室第一次捕获并解析了一个全新的剪接体状态,审稿人更是将该结构评价为史上最重要、最振奋人心的剪接体结构之一。文章发表后,国外的同行纷纷向我们询问细节,我们的成果在领域内有极大的反响。后来才知道,这一次,我抢发了我的竞争对手。 Science发文 就在毕业前的大半年里,我还在与编辑和审稿人较量。最终,我博士期间最后一项成果发表在了Cell上。我将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在这里生活、在这里学习、在这里奋斗、在这里成长,也在这里改变。清华大学给予了我很多丰厚的资源,但我想说,在这里我收获的最重要的是两个词:勇气、责任。记得在一次组会上,我的导师施一公教授慷慨激昂地说:我们清华人要做就做世界难题。这句话深深影响着我,也只有在清华,我才能感受到这样的勇气与气魄。后来的日子里,我渐渐体会到真正困难的不是课题本身,而是有勇气去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我曾经因为身体原因,想过放弃,甚至想到退学;我也曾因为课题的激烈竞争,被对手抢发后而自我否定;也曾因为自己的想法不被认同而垂头丧气。但庆幸的是,我最终战胜了自己。第二个词,是责任。在入学教育时,记得老师曾说过,清华大学要培养的是国之重器、国家栋梁,我当时觉得这些词离我好远好远。直到一次党组织生活会上,我们观看了一部主旋律电影《李保国》,我深深地被电影中师生三代扎根基层、坚持科研的精神所震撼。一代人要有一代人的责任与担当,回首过去,无数青年志士为了国家的独立而抛头颅洒热血,清华的前辈们更是身先士卒;而作为新时代的新青年,身处最高学府的我们,更应该为祖国的科研建设而奉献自己的光和热,真正做到“无问西东”、“祖国以光”! 白蕊与导师施一公合影 ☾ 即将告别这个园子,彻底告别20年的学生时代,心中充满着不舍与怀念。与其说是告别,我更想说是将从这里再次启航,但不改的是铭记在心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难以磨灭的是清华人“行胜于言”的深深烙印。让我们在未来的路上披荆斩棘,乘风破浪吧! 身着博士学位服,与清华园告别 相关链接 点击查看�� 文图|白蕊 编辑|李婧 - Tobecontinued - 在看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